李商隐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——李商隐的《无题》

发布时间:2020-02-29

当盛唐的繁华拉下了帷幕,中唐又匆匆走过,曾经显赫一时的大唐帝国,到了日落西山的地步,浪漫主义诗人李白,骑着白鹿驾仙西去;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也在贫穷中死去。白居易,柳宗元,韩愈,刘禹锡也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,在晚唐就要到了“万马齐喑究可哀”的时候,在末世的余音中,走来了一位晚唐的才子——李商隐。

李商隐(813年—858年)生于唐宪宗时代,卒于唐宣宗时代,一生历经了六个皇帝。对皇帝昏庸,宦官当权,藩镇跋扈深为不满,一生希望为国家建功立业,热衷政治,倡导改革,然而生不逢时,无意地卷入了朋党之争中不能自拔,在朋党的夹缝中受屈,始终受到两党的排挤,在贫穷潦倒中抑郁而死,年仅46岁。他的朋友崔玉《哭李商隐》中写到:“虚负凌云万丈才,一生襟袍未尝开”。留有诗歌600多首,收在《李商隐诗集》里,爱情诗广为传颂,常取名《无题》,后人就把无题诗作为爱情的代名词,他与杜牧合称为“小李杜”;与温庭筠合称“温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题(其一)

昨夜星辰昨夜风,画楼西畔桂堂东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隔座送钩春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。嗟余听鼓应官去,走马兰台类转蓬。

昨夜星光灿烂,夜半却有习习的凉风。我们酒宴设在画楼西畔,桂堂之东。身上无彩凤的双翼,不能比翼齐飞。内心却像灵犀一样,感情息息相通。互相猜钩嬉戏,隔座对饮春酒暖心。分组来行酒令,决一胜负烛光泛红。可叹啊!听到五更鼓应该上朝点卯。策马赶到兰台,像随风飘转的蓬蒿。

这是一首由诗人直接出场的无题诗,抒写对昨夜一度春风,旋成间隔的意中人深切的怀念。作者由追忆回到现实,引出了作者复杂美妙的心理:“如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”可叹命运的捉弄,生死的无常,自己的漂泊不定,又不得不匆匆离去,开始寂寞孤独的生活。

诗中展现了失望与期待,彷徨与执着,痛苦与欣慰,昨夜与现实的矛盾交错的心理,爱却不能的怅然若失别后再见却渺茫无极,悲愁境界自然随诗而生。诗的末尾,又落脚到自己飘零的身世,使得因爱情而起的悲剧升华到命运的悲剧。

十岁的李商隐,本是天真稚气的年龄,却让他第一次经历了刻苦铭心的痛,他的父亲离去,使他成为孤儿(古代无父有母即为孤),少年时,不得不“佣书贩舂”即为别人抄书挣钱贴补家用,在贫穷中艰难地完成着学业。后受到牛僧孺牛党要员令狐楚的赏识,教他骈体文和写作技巧。后来李党王梦元爱其才能把女儿嫁给了他。他因此受到牛党的排挤,背上了“忘恩负义”的骂名。

从十岁到四十岁,李商隐家中亲人一个个离去,最后他心爱的妻子也撒手人寰。家世,身世,时世,多方面促成了李商隐感伤的性格。

他的诗重意境,幽微含蓄,深情缠绵,隐晦曲折,寄托极深,秾艳绮丽,金玉其外,精粹其中。

他的爱情诗,一经诞生,世人就爱不释手,人们对他爱情诗的喜爱,远远地超过了对李白杜甫诗歌的喜爱。许多名句,男女老幼传颂。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烛成灰泪始干。”(《无题》);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(《锦瑟》);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(《夜雨寄北》);“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。”(《无题》)。这些诗句,已经成为后世青年男女表达忠贞爱情的名句。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