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身与养生 如何理解养身和养生

发布时间:2020-02-17

养生是指保养生命,身体是生命的基础,养身是基础,是养生的初级层次,在养身的同时亦要养生,从对身体的保健,逐渐上升到对生命轮回不息道理的认知,从树立健康意识,到对生命之中健康、快乐与幸福的把握。

养生,其实是寓大道于平凡之中,我们每天的吃喝拉撒睡,生病看病吃药,不仅仅只是简单的个体行为,它们均应含有深深的人本关怀,对身体的尊重、对生命与自然的敬畏和对生态环境的珍惜与保护,它们透露着我们的人生态度,需要我们一辈子的思考,是我们生存的智慧和哲学。

养生是通过饮食结构、生活方式和心态的调整与改变,吃对大自然赐予的食物,吃好身体需要的食物,使得自己这个个体与大自然之间能够律动起来,能够聆听到造化的大自然透过身体这个载体传递过来的声音。使得自己能够有质有量地尽享老天给予的年月,少生病或是不生病,能够快乐地过好每一天的生活,能够感受到内心充满的幸福感。到人生的终了,自然地衰老而死,能够心怀坦然地接受死亡而不是害怕、恐惧死亡的来临,更不是痛苦地病死,也不是在病床上饱受各种救治的无尽折磨,如此而已。

生命不是一个器官加上一个器官的简单组合,生命是大自然天造地化的杰作,是一个整体,生命的任何一个细节都应与天地节奏有所律动。自然不是一种生物加上一种生物的简单组合,人仅仅只是自然的一员,任何一次大规模地改造自然的行为都收到了大自然无情的反作用力,征服自然的行为,长远而言都得不偿失。而人类总是不断地在干着饮鸩止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,为了所谓的经济发展和GDP,肆虐地污染自己生存的生态环境,有时候真的怀疑人类是聪明还是愚蠢。就如《吕氏春秋》中说的那样:“肥肉厚酒,务以自强,命之曰烂肠之食。靡曼皓齿,郑卫之音,务以自乐,命之曰伐性之斧。”肥肉厚酒乃烂肠之食,却非吃不可;靡曼皓齿乃伐性之斧,却非得夜夜笙箫,性生活过度,这样哪能不对身体造成伤害?《养生延命录》序中有云,“如恣意以耽声色,役智而图富贵,得丧萦于怀抱,躁挠未能自遣,不拘礼度,饮食无节,如斯之流,宁免夭伤之患也?”沉迷于声色之中,智慧只是用来谋求富贵,经常患得患失,心中的情绪难以释放,生活起居不按自然规律,饮食上暴饮暴食,像这样的人,生命难免过早地逝去。

《黄帝内经·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中记载了皇帝问天师岐伯为什么人会半百而衰的话:“乃(作者注:指皇帝)问于天师(作者注:指岐伯)曰:余闻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而动作不衰;今时之人,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,时世异耶?人将失之(作者注:指养生之道)耶?岐伯对曰:上古之人,其知道(作者注:指养生之道)者,法于阴阳,知于术数(作者注:指保养精气的方法)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今时之人不然也,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满,不时御神,务快其心,逆于生乐,起居无节,故半百而衰也。”

细度起来,好好品味,这一段皇帝与岐伯的问答中特别是“今时之人不然也,……故半百而衰也”的话虽然写在很久以前,但是,它是不是现今许多人毁坏自己身体健康的生动写照呢?常常酒喝得多,喝醉了还要纵欲无度,挥霍身体,恨不能把自己的身体都掏空,昼夜颠倒,起居饮食没有规律,这样的人衰老自然加快。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人真的不在少数。

人地和谐,天人合一,吃是切入点,身体是基础,是媒介,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对身体的保养来获取对生命、对自然的认识,调整我们的饮食结构,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,更有我们对于生命和自然的态度的转变与升华,即由养身这一初级阶段而达致养生这一高级阶段。

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医学是“万能”的,啥病都能治好,期求能遇到手到病除的“神医”,企盼能求到包治百病的“灵丹妙药”,可是真正的无价之药在哪里呢?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“修身养性”得到,那就是《养生三要·卫生精义》中说的“以寡欲为四物,以食淡为二陈,以清心省事为四君子。无价之药,不名之医,取诸身而已”。努力戒除《千金方·养性》中提到的“五难”:“名利不去,为一难;喜怒不除,为二难;声色不去,为三难;滋味不绝,为四难;神虑精散,为五难”,说得直白一点儿,就是每个人通过自律都可以做到的“食得少一点儿,吃得素一点儿,欲望低一点儿,情绪安一点儿,心灵静一点儿”,这样就会逐渐达到“不祈善而有福,不求寿而自延”的境界。这就是对生命之中健康、快乐与幸福的把握。

……

相关资讯